浮式生產裝置市場廣闊

2018-07-02 17:29:00
來源:中國海洋石油報 編輯: 國際船舶網 我有話要說

近日,專注于海上能源的市場研究咨詢機構EnergyMaritimeAssciates(EMA)發布報告稱,在過去12個月里,全球浮式生產裝置訂單總價值超過150億美元。

自2014年下半年開始,油價持續低迷,全球海洋工程裝備制造業遭受嚴重沖擊,海洋工程裝備市場需求持續低迷,新訂單大幅萎縮。面對困境,海洋工程行業或是選擇兼并重組,或是積極擴展業務領域、尋求轉型升級。在這種情形下,浮式生產裝置作為一種技術成熟、經濟有效的生產裝備前景廣闊。闊。

當前,全世界共有280余座浮式生產裝置,其中178座為FPSO(浮式生產儲卸油裝置),占總數的63.5%,OFFSHORE雜志統計數據顯示,自2008年以來在役FPSO的數量維持在140~180座左右。2013年以來FPSO數量逐年遞增,特別是隨著世界各國對于清潔能源的需求不斷增長,全球LNG(液化天然氣)貿易在過去20年增長了4倍。與建造陸上終端相比,浮式LNG裝置解決方案為進口LNG提供了一個更為經濟快捷的方式。自2016年下半年以來,浮式LNG裝置市場持續升溫。

EMA預測,未來5年全球浮式生產裝置市場需求將達到124座,總開支將達940億美元,其中FPSO將占據40%的市場需求。EMA指出,巴西和非洲地區浮式生產裝置項目開支預計將接近500億美元,主要以大型深水FPSO和一些中型FLNG(浮式液化天然氣生產儲卸裝置)開發項目為主。

那么,如何在浮式生產裝置市場中分得一杯羹呢?

我國很多大型船企都擁有FPSO改裝建造的實力和經驗,是繼韓國、新加坡的企業之后FPSO改裝建造的后起之秀。作為中國海油的專業技術服務公司,海油工程具備上部模塊建造、集成、調試的技術能力。海油工程將浮式生產裝置業務看成公司的戰略產品,多年來一直籌劃在此領域擴大市場份額,提升國際競爭力。

海油工程早期的探索實踐項目包括:EginaFPSO、BrowseTLP、BongaFPSO等。2009年,海油工程對巴西市場進行調研,近期完成的巴西FPSOP67/P70總包項目為公司進入南美市場提供機遇,也是海油工程主動拓展外部浮式生產裝置市場的成功嘗試。但總體來說,目前公司尚未形成拳頭產品,因此亟須組織有效力量進行聯合攻關。

與FPSO相比,FLNG和FSRU(浮式液化天然氣儲存及再氣化裝置)對國內海洋工程企業來說是一個相對陌生的領域。不同于一般的海工裝備,FPSP、FLNG、FSRU系統龐雜、技術難度大、安全性要求高,加之上部模塊眾多,超出國內海洋工程裝備建造企業的技術能力范疇。因此與工程設計企業聯合競標項目,開展前端工程設計,最終實現總包建造,成為這些建造企業的首選。

依托大型LNG船的設計和建造基礎,國內相關海洋工程企業在發展FLNG和FSRU業務方面有了一定進展。

2017年12月22日,惠生海洋工程有限公司(下稱惠生海工)宣布,公司成功完成全球首個駁船型FSRU的交付,成為國內第一家擁有FSRU項目總承包業績的企業。

2017年10月31日,中船集團旗下滬東中華造船(集團)有限公司承建了希臘Dynagas公司2座17.4萬立方米LNG-FS-RU合同,這是中國造船企業首次接獲超大型FSRU訂單,為中國船舶與海洋工程裝備發展揭開了新的歷史篇章。(楊洪所)

相關鏈接

浮式生產裝置有哪些

浮式生產裝置是指浮于水面而且系泊于海上用于油氣處理、儲存及裝卸的海上設施。主要包括:FPSO(浮式生產儲卸油裝置)、FLNG(浮式液化天然氣生產儲卸裝置)、FSRU(浮式液化天然氣儲存及再氣化裝置)、FPU(浮式生產平臺)、TLP(張力腿平臺)、SPAR(立柱式平臺)、SEMI(半潛式平臺)等。

FPSO可對開采的石油進行油氣分離、處理含油污水、動力發電、供熱、原油產品的儲存和運輸,集人員居住與生產指揮系統于一體的綜合性大型海上石油生產基地,被稱為“海洋石油工廠”。與其他形式的石油生產平臺相比,FPSO具有抗風浪能力強、適應水深范圍廣、儲卸油能力大、可轉移、重復使用等優點,廣泛適合于遠離海岸的深海、淺海海域及邊界油田的開發,已成為海上油氣田開發的主流方式。

相較于FPSO,作為當今世界深水干樹采油領域兩大主力的TLP平臺和SPAR平臺,雖然已經形成較為成熟的理論體系并成功應用,但在浮式市場份額卻不高。迄今為止,世界上共有25座TLP投入運營,1座建造完畢等待安裝。與TLP一樣,SPAR平臺的市場份額也不多,全球僅有18座SPAR在運營。

FLNG又稱LNG—FPSO,是集天然氣開采、液化和液化天然氣儲存、卸載功能于一體的海上浮式生產平臺,相當于將岸上天然氣液化工廠安置于船體的甲板上。

FSRU又稱LNG—FSRU,與LNG運輸船在外觀上很相似,但它具有LNG氣化功能,能在海上直接將LNG氣化后外輸,從而省去將LNG卸載到陸上接收站再氣化這一環節,實現天然氣向下游的快速供應。(楊洪所 整理)

掃一掃
    搜索香港六合彩期